云北有璇玑

鼠猫杂食9475/开封奇谈/三五原著 产粮不定期

(图片来自网络)
(之前怎么被吞了)
那女写手策马加鞭至山门前,见陷空二个大字,慌得滚下马来,倒在地下,口里骂道:“泼猢狲!害杀我也!现是陷空岛,还哄我哩!”读者陪笑道:“大大莫恼,你再看看。山门上乃三个字,你怎么只念出两个来,倒还怪我?”女写手战兢兢的爬起来再看,乃是陷空山。写手道:“就是陷空山,必定也有个白毛老鼠在内。七侠五义人设自由,想是不止一方:似9475为鼻祖,各等同人为衍生,言论自由。这不知是那一位太太的cp,如何进不得?古人云,有粮为太太,无可不为,我们可进去来。”读者道:“不可进去,此处少吉多凶,若有祸患,你莫怪我。”女写手道:“就是不是原本人设,也必有个老鼠像。我弟子心愿遇粮吃粮,如何怪你。”即命脑残粉点心心,戳手手,举步前进。只听得山门里有人叫道:“大胆,你吃了我家太太的粮,怎么还这等怠慢?”写手闻言即便下拜,脑残粉也磕头,惟读者牵马收拾行李在后。方入到二层门内,就见一座二滴水的门楼,团团都是松竹,内有许多房舍,真个也香花艳丽,瑞气缤纷。慌得那女写手与脑残粉一步一拜,拜上灵台之间,读者公然不拜。又闻得脑残粉上厉声高叫道:“那读者,见我家太太怎么不拜?”那读者又仔细观看,见得是个金鼻白毛老鼠精,遂丢了马匹行囊,掣棒在手喝道:“你这伙孽畜,十分胆大!怎么假倚陷空之命,败坏我偶像清德!不要走!”
女写手见那老鼠精花容月貌,嘤嘤的叫屈,早已酥倒半边,骂道:“我们看着喜欢就是好的,干你甚事?如今是法治社会,打死人要坐牢的,“陷空山无底洞”又与你何干?”
读者收棒冷笑道:“既如此,俺今日便回人间去也!自此井水不犯河水,我不来打你,你也莫来扰我!”女写手只做不闻,读者便一个筋斗翻去不提。
且说读者回到人间却也快活,日日和众友人郊游欢乐,于山间林海筑三两小院,终日琴棋书画交流心得,当真美滋滋。
不想女写手同金鼻白毛老鼠精相处几年,渐不耐寂寞,大打“陷空”之名号招摇过市,终是山精野怪,难登大雅之堂,排演的几折子戏也尽数凉凉。陷空山乃是妖怪居所,终日阴风阵阵,除了些豺狼虎豹及偶尔路过的游人,渺无人烟。
女写手不耐寂寞,大喝一声,收拾行囊上路,飞来读者与友人相聚之地,把囊中金鼻白毛老鼠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贴了一墙。
遂被众读者强架出去,写真被撕的一干二净,嘴里犹自大呼:“法无禁止即可为!你们这些孙子没权利干涉我们的自由!
众人继续谈笑风生,忽听得门外喧哗,那人披了张虎皮闯将进来,大喝:“这是人家的院子,谁许你们咆哮了?”
众人面面相觑心说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说是我们的院子怎么的了,那人便怒骂道:“既是用了「陷空」名号,便合该与众人共享,我家太太也是正宗的老鼠精,你们真不要脸!”
于是大家笑起来,屋里一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、半晌把裹着虎皮的写手再次架了出去,刚把手洗干净,门外一声巨响。
这次来的却是无底洞的老妖怪们,七手八脚把写手扯了回去,说乖乖圈地自萌不要招黑,于是和读者众人见礼笑罢,各自清净,只留下墙上的纸屑诉说这段未完的传奇……
故事还在继续,

评论(23)

热度(56)